新聞熱線:0833-2445385 广告热线:0833-2442059 QQ:360552222
下班後做兼職,當心勞動風險
2019-12-24 10:44 来源:新华网—工人日报

  原標題:下班後做兼職,當心勞動風險

  【焦点关注】下班後做兼職,當心勞動風險

  專業人士提醒全日制勞動者做第二份工要慎之又慎

  近日,某網約車平台“順風車”産品回歸運營引人關注,還有社交平台由此發起投票:“你會在下班後兼職開‘順風車’嗎?”

  一時間,要不要在8小時之外做兼職的話題,重又引起人們的熱烈討論,尤其是隨著新就業形態的出現和發展,做微商、開網約車、當在線教師,人們下班後做兼職的選擇越來越多。而由于影響主業以及存在勞動風險,專業人士提醒全日制勞動者選擇做第二份工要慎之又慎。

  “公器私用”觸犯單位底線

  王永輝和郭志明同在深圳一家科技研發公司工作。王永輝是程序員,每天埋頭寫代碼。郭志明是銷售經理,經常出差見客戶。在王永輝的印象中,性格隨和的郭志明很少來單位坐班,也從不像其他同事每天惦記著績效高低。這份工作對郭志明而言,似乎毫無壓力。

  一次聚餐時,王永輝得知了郭志明“潇灑”的秘密。原來,郭志明在外面開了一家公司,年收入超百萬元。郭志明說他的公司業務範圍和所在單位不一樣,但客戶的確是憑借做銷售經理逐漸積攢起來的人脈資源。做銷售可以自己安排工作時間,郭志明也因此能自主分配精力去發展副業。

  “我們單位雖然不建議職工做兼職,但郭志明業務能力強,公司也處在上升期,一般不會開除這種有業績的員工。”王永輝後來發現,郭志明開公司的事其實在單位也不算是“秘密”。

  許多公司在制定《員工手冊》時,多明確規定“不主張員工做兼職”。記者了解到,對于員工兼職行爲,企業方面的強制約束力並不高。有企業人力資源工作人員向記者表示,不主張做兼職主要是爲了防範企業信息泄露以及公共資源被私用。

  程序員蔣偉松入職深圳一家互聯網公司不到1年。一天,公司一位産品經理叫上他和另外幾名同事一起開發一款健康類軟件,並向他們強調,由于産品還在初創階段,開發過程務必保密。

  然而,開發工作還未進行到一半,這位産品經理被公司勸退。蔣偉松這才得知,自己加班開發的這款軟件其實是這位産品經理接的私活。由于研發人手不夠,這位産品經理才動了挖牆腳的心思。

  “做産品研發不只需要人力資源,還要占用公司的服務器,使用公司的數據庫以及一些硬件資源。”蔣偉松認爲,該産品經理這種“公器私用”的行爲觸犯了用人單位的底線。

  按照《勞動合同法》,勞動者有同時與其他用人單位建立勞動關系,對完成本單位的工作任務造成嚴重影響,或經用人單位提出拒不改正情形的,用人單位可以解除勞動合同。

  兼職受傷誰來擔責

  事實上,下班後做兼職的職工不在少數。如果發生工傷怎麽辦?

  闫鵬飛是浙江甯波市海曙區某海鮮酒樓的員工。該酒樓從勞動關系建立後起,就按規定爲他繳納社保。去年5月,闫鵬飛下班後找了份兼職,與一家漢堡店簽訂了非全日制勞動合同,約定每天工作3小時。沒想到,去年6月的一天,闫鵬飛在漢堡店工作時不慎滑倒受傷,導致左胫腓骨骨折。

  誰來爲兼職受傷擔責?根據《實施若幹規定》,職工(包括非全日制從業人員)在兩個或者兩個以上用人單位同時就業的,各用人單位應當分別爲職工繳納工傷保險費。職工發生工傷,由職工受到傷害時工作的單位依法承擔工傷保險責任。

  按照现有法律规定,工伤保险是国家唯一强制用人单位为非全日制从业人员缴纳的社會保险,且是唯一一项多重劳动关系(包括全日制职工和非全日制从业人员)可以多重缴纳的社會保险,目的是最大限度地分散用人单位的用工风险,保护劳动者工伤权益。

  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諸如有音樂特長的人兼職帶特長班、程序員業余做軟件設計、上班族利用下班時間開網約車等兼職行爲因爲勞動次數和就業單位不固定,鮮有用人單位會爲勞動者繳納工傷保險。

  “兼職勞動最大的風險還是兼職勞動者的權益易受到侵害,維權困難。因爲第二份工作多是根據勞務合同或承攬合同關系定性,勞動者無形中就處于劣勢地位。”陝西學高律師事務所律師劉晶表示。

  最好經本單位批准

  對于下班後做兼職的全日制勞動者,西北政法大學經濟法學院教授曹燕認爲,“由于兼職中的勞動關系處于不穩定狀態,一旦出現糾紛,將增加勞動者的維權成本。”

  劉晶認爲,外出兼職和本工作職務相同或相近的工作時,應征求原單位同意,尤其在涉及到專利知識、商業秘密、同業競爭、客戶資源時更要注意分寸,避免與原單位産生法律糾紛。“兼職人員最好和原單位有一個同意兼職的批准,和兼職機構有勞務合同或協議。此外,比如國家公務員、重要科研項目工作人員等人士是不允許從事兼職的。”

  當勞動者的兼職行爲影響到了本職工作時,北京市道成律師事務所律師謝燕平認爲,可以依照法律規定及用人單位的規章制度規定解除勞動合同。

  那麽,用人單位能否在規章制度中規定兼職屬嚴重違紀?謝燕平說,對于未建立勞動關系的兼職,不宜輕易約定兼職即違紀,因爲勞動者利用的是業余時間,單位只能規定勞動者工作時間的行爲,而不能用規章制度的形式管理其業余生活。

  我國勞動法律的適用範圍是企業、個體經濟組織和與之形成勞動關系的勞動者。兼職時的全日制勞動者,其與企業間的關系屬于勞務關系,不受勞動法律保護。謝燕平提醒勞動者要做好安全防護,購買人身意外險、責任險等,提高風險承受能力。

  (部分受訪者爲化名)

  (记者 曲欣悦)

(責任編輯:張宇婷)